【公告】本中心改名囉 ! !還有FB粉專~~~

本中心的原名 : 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 在2016 年 6 月 21 日的社管院院務會議上決議將取消「戰略」二字。 因而更名為 : 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udies on South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此外,有鑑於臉書成為現今網路社會主流媒體,因此本中心於臉書開闢全新粉絲專業。寄望能由此讓更多人接觸到南亞與中東相關事務,以及本中心舉辦之相關活動。 粉專網址連結如下,還請不吝幫我們按個讚喔!!!! CCSAME臉書粉專 歡迎各位舊雨新知繼續支持本中心的活動與文章出刊 ! 謝謝大家 !

Advertisements
Featured post

Discussion Points: Symposium on the Future of the Middle East: Situation in Syria and Neighboring Countries

Speakers Discussed Topics Dr. Zahra Karimi (Iran) The situation of Syria after the defeat of ISIS Dr. Osman Cubuk (Turkey) Roles of Kurds, Iran, and Turkey Mr. Zanst Othman (Iraqi Kurdistan) Updates of the refugee situation in neighbouring countries Ms. Hsin-Yu Dai (Taiwan) Prospect for peace in the region   Dr. Zahra Karimi Why is... Continue Reading →

Symposium on the Future of the Middle East: Situation in Syria and Neighboring Countries, 10am, June 12, 2019,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

Host:      Dr Mumin Chen Director, Center for Studies on South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CSSAME) & Professor,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Time:     Wednesday, 10:00-12:00, June 12, 2019 Venue:   Room 931, Social Sciences and Management Building,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 Continue Reading →

[研究與評析RESEARCH & ANALYSIS]美國與伊朗在伊拉克的戰略競逐:到底誰佔上風?

作者:許善德/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碩士/ 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2003年3月,美國以海珊政權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理由入侵伊拉克,雖然成功推翻海珊政權,但也付出巨大代價:估計這場戰事的花費高達2兆美金。16年之後我們重新看待此事,美國是否真的完全控制伊拉克?該地區的另一個重要國家伊朗是否從這場戰爭中得到更多好處?2011年美國撤軍伊拉克之後,美國在該地的駐軍數量已經減少許多,2017年美國加入反恐怖主義國家聯盟並擊退伊斯蘭國後,伊拉克政府才宣佈因美國駐伊拉克軍隊加入的關係而順利擊退伊斯蘭國的入侵,但這是否表示在未來美軍可能會在伊拉克建立新的軍事基地?其實不無懷疑。[1] 美國入侵伊拉克主要是為了推翻海珊,在這部分伊朗做了無聲的支持,對於美國因為恐懼及懷疑就控制並干預伊拉克伊朗並沒有做出明顯的反對動作。在海珊下台後,伊朗跟伊拉克開始建立穩固及多元的經貿關係,在伊拉克情勢漸漸穩定之後,兩國貿易量也越來越大。伊朗在伊拉克的對外貿易中排名第二位,伊拉克南部的納傑夫(Najaf) 是什葉派的宗教旅遊勝地[2],每年約有500百萬的伊朗人和什葉派宗教領袖到訪,成為伊拉克南部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3]。 伊朗正謹慎而有計劃地增加在伊拉克的影響力。伊朗也意識到:純粹以武力推行伊斯蘭革命思想是行不通的。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後,伊朗就一直希望擴展什葉派的版圖,且一直往伊拉克的方向發展,特別是什葉派的重要聖地——納傑夫。隨著海珊和美國的離開,什葉派正式掌控伊拉克,重建後的伊拉克也成為什葉派為主的國家。這是伊朗將伊斯蘭革命的思想帶入伊拉克的重要時刻,也成為伊朗影響力進入伊拉克的開始。 其實什葉派內部思想和政治分歧明顯嚴重,要整合並不容易。雖然伊朗是當今伊斯蘭什葉派為主的國家,但是伊拉克南部城市納傑夫才是在歷史上什葉派思想的重要起源。海珊當政時,認為什葉派會在伊拉克境內協助伊朗來對付自己,因此大量驅逐伊拉克什葉派神職人員、信徒及政治人物,迫使當時許多伊拉克什葉派人士必須離開家鄉流亡到伊朗。2003年後海珊跨台後,大量的伊拉克什葉派人士回到伊拉克,許多伊拉克什葉派政治人物流亡期間在伊朗的庫姆(Qom)培訓和研究什葉派[4],並學習到伊斯蘭革命的思想,這些伊拉克人已經成為伊朗在伊拉克傳播伊斯蘭革命思想的主要人士,這些伊拉克人已回到伊拉克並進入各什葉派政黨中,部份也擔任重要職務,海珊一定沒想到,當年對什葉派的驅逐反而讓伊拉克和伊朗關係更緊密。隨著這些流亡士人回到伊拉克,伊朗試圖散播伊斯蘭革命的思想未來一定會更深入伊拉克。 2003之後伊拉克跟伊朗之間的關係更密切[5]。當伊斯蘭國出現之後,伊拉克需要伊朗一起加入來對抗這個新的內部威脅,在2014年6月伊朗部隊進駐伊拉克之後,伊朗已經很明顯的在軍事政治方面介入影響伊拉克。簡單來說,伊朗是用宗教的方式先進入後,在用軟硬實力去真正影響伊拉克的政治人物及伊拉克經濟,因為雙方都是什葉派很容易就會建立起關係,伊朗只是要確認伊拉克是親伊朗的,而且伊朗都盡可能跟伊拉克任何政黨,包含遜尼派的團體及北部庫德族都願意有良好的接觸,以確保在伊拉克境內幾乎沒有反伊朗的勢力。就地緣關係跟宗教關係來說,伊朗比美國更容易影響伊拉克,在政治經濟及宗教甚至是軍事合作都佔盡優勢。美國當然知道這個情況,也意識到在政治上已經無法掌控伊拉克,所以之後與伊拉克的合作比較著重在軍事這個部分。 美國政府為了壓制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力,宣布從敘利亞撤軍至伊拉克集中是為了監視伊朗,並補充說「美國在伊拉克的基地想要讓伊拉克政府感到壓力」,美國也強調請伊拉克遵守美國對伊朗的外交制裁[6]。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將以觀察伊朗為藉口,將美國軍隊繼續留在伊拉克。但是對伊拉克來說美國已經沒有太大影響了。伊拉克總統和多數什葉派政黨都公開反駁川普的說法。伊朗駐伊拉克大使也希望不要有任何國家,想要利用伊拉克來威脅伊朗並呼籲美國從伊拉克撤軍。 伊拉克的戰略位置對伊朗及美國都很重要,對美國來說,伊拉克是一條很好的戰略走廊,可以使美國加強對伊朗的控制,也可以削弱伊朗在敘利亞和黎巴嫩之間的聯繫。不過美國除了成功協助庫德族設立自治區之外,對伊拉克的政治或經濟幾乎沒有影響力,目前只能採用軍事合作的方式介入伊拉克,並設法削弱伊朗與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及敘利亞的連結。反而伊朗自2003年以來就一直與伊拉克保持良好穩定的關係,甚至成功到讓伊拉克全國上下沒有任何反對伊朗的勢力。過去幾十年來美國跟伊朗的戰爭從沒停過,兩國在伊拉克的動向值得繼續觀察。 [1] رئيس الوزراء العراقي يعلن رسميا انتهاء الحرب مع تنظيم الدولة الإسلامية http://www.bbc.com/arabic/middleeast-42293576 [2](ليلى بن هدنة,العراق أرض المواجهة بين أمريكا وإيران(10/02/2019 https://www.albayan.ae/one-world/political-issues/2019-02-10-1.3483540 [3] إرتفاع عدد الزوار الايرانيين للمراقد المقدسة في العراق الى 5 ملايين في السنة http://www.al-vefagh.com/News/197326.html?catid=6&title=197326 [4] سامي مجدي ومحمد الصباغ , كيف سيطرت... Continue Reading →

[研究與評析RESEARCH & ANALYSIS]加強發展中國家善治之建立: 議題挑戰和未來道路(以斯里蘭卡為例)(英文版)/Strengthening Good Governanc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ssues Challenges and Way Forward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Sri Lanka)(English version)

作者:Chaminda Abeysinghe/斯里蘭卡Kelaniya大學國際研究學系高級講師(Senior Lecturer) Written by Chaminda Abeysinghe, Senior Lecturer, Dept.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Kelaniya 翻譯:林洺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碩士 Translation by Min-You Lin, MA,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Introduction During recent years, issues related to governance have been gaining much attention among the academics as well as policy makers (Pierre and Peters, 2012:1). The failure of... Continue Reading →

[研究與評析RESEARCH & ANALYSIS]加強發展中國家善治之建立: 議題挑戰和未來道路(以斯里蘭卡為例)(中文版)/Strengthening Good Governance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Issues Challenges and Way Forward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Sri Lanka)(Chinese version)

作者:Chaminda Abeysinghe/斯里蘭卡Kelaniya大學國際研究學系高級講師(Senior Lecturer) Written by Chaminda Abeysinghe, Senior Lecturer, Dept.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of Kelaniya 翻譯:林洺宥/中興大學國際政治所碩士 Translation by Min-You Lin, MA,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背景介紹 近年來,與治理(governance)相關的問題越來越受到學術界和政策制定者的關注(Pierre及Peters,2012:1),此情形的出現肇因於預期發展目標的實施失敗以及各國人民新形成的社經需求的負擔。在20世紀90年代末和千禧年的第一個十年,在國際金融機構的支持下,善治(good governance)改革成為治理政策的關鍵,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斯里蘭卡作為一個承受長期內戰、無法負荷的外債以及低效率且無能的治理的發展中國家,在戰後尋求可課責、更負責任和更有效的發展導向治理。由於此一論點的興起是因為不同的地方或外國資助的壓力團體、政策制定者和知識分子推動所導致,因此鼓勵了反對派聯盟使公眾對斯里蘭卡的善治有所覺醒。於2015年1月8日,在人民對於民主、發展有更高的期待之下,新當選的聯合國家聯盟(United National Alliance,又被稱為Yahapalana),實現了政黨輪替,承諾建立以善治為導向的政府。在競選期間,聯合國家黨(United National Party,UNP)領導的反對派聯盟保證在斯里蘭卡建立民主治理體系,並進行急需的憲法改革以加強該國的善治和政治意識。就在大選後不久,新政府為了履行其承諾,開闢了一個新的論述,旨在加強良好的治理實踐,而這一點得到了國內外支持團體的高度認可。新政府在就任後提出「百日計劃」(hundred days’ program)[1],提出憲法第19號修正案,以確立斯里蘭卡的善治氛圍。本文的主要目的是探討斯里蘭卡最近新憲法改革過程中善治概念實踐的情況,同時分析斯國過去三年半中遇到的問題和挑戰。 善治的觀點 儘管治理的概念與人類歷史一樣古老,但善治的概念則相對較新(Woods,2000)。它首次出現在1989年世界銀行關於撒哈拉以南非洲援助效率的報告中(世界銀行,1989年)。世界銀行在報告中討論了政府當局為了共同利益而願意進行有效治理的能力和意願。由於人們越來越意識到國家治理體系的質量是實現永續經濟和社會發展能力的關鍵因素。因此世界銀行提出了八個如何建立善治的重點原則(如圖)。 根據世界銀行的觀點,善治的定義為「國家運用權力管理促進方展的經濟和社會資源的方式」(世界銀行,1992年)。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對善治的定義載於1997年一份名為《人類永續發展的治理》(Governance for “Sustainable Human development”)的政策文件。該文件指出,治理可被視為國家行使管理各級事務的經濟、政治和行政的權力。學者Osborne和Gaebler將善治一詞定義為「民主進程中所有政治弊病的解藥(panacea)」(Osborn and Gaebler,1991)。通過這些定義,人們可以看到善治與民主框架中效能和有效管理的關聯。善治即是有目標地以發展為導向的行政管理,致力於改善人民的生活質量。 斯里蘭卡對善治的論述背景 斯里蘭卡是一個自脫離英國獨立之前即享有民主的國家。與其他鄰國相比,斯國早在1931年就實行普舉。此後斯里蘭卡在追求穩定社會、經濟和政治發展情況下維持了相對充滿活力的民主治理,甚至成為20世紀許多新興獨立國家的發展樣板。然而在1956年大選之後,由諸多社會主義路線政黨所支持當選的班達拉奈克(SWRD Banadaranayeke)總理引入了一種新的政治經濟發展途徑。這種國家主導的計劃經濟體系在許多發展中國家中很受歡迎。 在他被暗殺後,他的遺孀班達拉奈克夫人(Sirima Bandaranayeke)也繼續執行封閉的經濟政策。在班達拉奈克政權期間,許多政策都以福利為導向,並依賴於旨在減輕貧困和不平等的進口補助工業化政策(Import Subsidiary Industrialization policies,ISI)。 儘管決策者提出了好的發展政策,但許多人認為政府的效率低下、浪費和腐敗普遍存在,以致改革的效果不如預期(Lakshmen,1986)。... Continue Reading →

[活動]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演講系列:公衛、經濟與發展,以孟加拉為例/CSSAME Seminar Series:Public health, economy and development:A Case Study of Bangladesh

講題:公衛、經濟與發展,以孟加拉為例 Topic: Public health, economy and development:A Case Study of Bangladesh 講者:曾育慧 博士/ 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Speaker:Mayeesha YH Tseng PhD/ Assistant Research Fellow, 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Chinese Medicine 時間:11月07日 週三 晚上19:00 Time:Wednesday, 11/07, 07:00 p.m. 地點 : 國政所931教室 Venue:Seminar Room 931,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講題摘要:長期以來,人類社會的發展程度,經常以狹隘的經濟指標來衡量。但沒有亮眼的經濟成長還是能成就亮眼的健康成就,並帶動其它面向的發展,包括氣候變遷的應變能力,孟加拉是南亞地區中特別值得關注的有趣案例。 Abstract:For a long time, the degree of human... Continue Reading →

[活動]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演講系列:初級醫療:民主精神或者障礙?/CSSAME Seminar Series:Primary Health Care: Essence of Democracy or Obstacle?

講題:初級醫療:民主精神或者障礙? Topic:Primary Health Care: Essence of Democracy or Obstacle? 講者:Mujibul Alam Khan /孟加拉NGO工作者、自由作家 Speaker:  Mujibul Alam Khan / Freelancer 時間:11月06日 週二 上午10點 Time:Tuesday, 11/06 10:00 a.m. 地點 : 國政所931教室 Venue:Seminar Room 931,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講題摘要: 初級醫療保健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之一。 在孟加拉,政府與非政府組織(NGO)建立了強而有力的伙伴關係,以實現人人享有健康。其中一個非政府組織,Gonoshasthaya Kendra(人民健康中心)因其貢獻而受到國內外的高度讚揚。 然而,Gonoshasthaya Kendra與孟加拉政府從過去到現在的關係也凸顯出了民主與初級醫療保健是否能相互扶持的問題。 Abstract: Primary Health Care is one of the basic rights of the... Continue Reading →

[活動]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演講系列:普拉姆普特拉河的環境與發展問題/CSSAME Seminar Series: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problems of Brahmaputra River

講題:普拉姆普特拉河的環境與發展問題 Topic: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problems of Brahmaputra River 講者:拉赫曼印度理工學院人文社會科學系博士/塔塔社會科學院講師 Speaker: Dr Mirza Zulfiqur Rahman/ PdD., 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Guwahati, Assam, India & Lecturer, Tat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 時間:10月23日 週二 上午10點 Time:Tuesday 10/23 10:am 地點 : 國政所931教室 Venue:Seminar Room 931,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CHU   由於私人因素,拉赫曼博士無法如期來台,待有詳細訊息再另行公告! Because of some personal reasons,... Continue Reading →

WordPress.com.

Up ↑